仿站低至300元,新闻自媒体

「ONE · 一个」

/2020-02-02/ 分类:智能时代/阅读:
麻将,去哪呢? 打麻将。 这是麻将每天都会重复的对话。 麻将之所以外号麻将,是因为他喜欢坐四方。他往那一坐,如松,根深地下般,一副非天荒地老不可的架势。每当有人中途离场,麻将都会痛苦呻吟,当然最痛苦的莫过于夜半所有人喊着散了回家吧的时候,他 ...

“麻将,去哪呢?”

“打麻将。”

这是麻将每天都会重复的对话。

麻将之所以外号麻将,是因为他喜欢坐四方。他往那一坐,如松,根深地下般,一副非天荒地老不可的架势。每当有人中途离场,麻将都会痛苦呻吟,当然最痛苦的莫过于夜半所有人喊着“散了回家吧”的时候,他只得揉着手上的茧子,怏怏跟随众人离场。

大家都感慨,除了散场,没有什么可以阻止麻将不出现在麻将室里。大家都以为不到天荒地老,不到视力看不见,麻将不会离开麻将桌的。

不久后发生了天大的事——麻将从麻将桌上消失了。大家起初以为是身体不舒服,可是等了几天发现他依然不来,打电话过去,他支支吾吾地推掉了所有的牌局。大家慌了,莫不是被绑架了?

于是一伙人拎着家伙浩浩荡荡赶去他家,踢开门,发现一对互相喂食的男女。

男的是麻将,女的——不认识。

麻将慢腾腾地吞下那只小巧的手喂过来的西瓜,朝门口一瞥,洋洋得意:别吓到我女朋友了。

“你谈恋爱了?”队伍中有人问道。

麻将正要回答,却见门口那残破的木门晃了晃,贴着墙壁的边缘“砰”的一声,倒下来,砸在地板上,顺道砸翻了他面前放着半个西瓜的懒人桌。

麻将挣扎着往门口冲:“妈的,居然把门踢坏了!”

大家纷纷逃跑似的离开,一边逃一边互相八卦。众人猜测,麻将终于要过上俗人的生活了。

可是第二天,麻将就重回麻将室,带着女朋友大琳。

大家理亏,纷纷让他。他一开心,就让大琳上桌了。

大琳手气出奇的好,赢了几局后,麻将不禁手痒,再次上桌。大琳则坐一边,温柔地靠在麻将肩上,陪着他。

那场面,像是定格的动画片。

那时候,我们都把这个架势理解为天荒地老。

多好。

麻将想打麻将到天荒地老,大琳会陪他到天荒地老。

如果你有一个爱好,为之痴迷,同时你身边有这么一个人,会陪你一起沉迷。这大概是爱情的最好状态了。管他积极消极,消遣时光,只要舒心,就求这一刻愉悦。

有人说,情场得意,赌场失意。

麻将输得越来越多。虽然都是和朋友打着玩的,钱不多,吃顿夜宵,有些钱也就不了了之了,但也在不经意间渐渐输掉了很多——原本打算去看电影下馆子玩游乐场的时间和金钱,都用来翻牌了。

更郁闷的是,他的职场也开始有些不顺。

很多人认为事业单位是平静的一池水,波澜不惊,固定的金鱼长得一模一样,那是因为说这话的人根本没有游进来,内在的波澜,不比洪水决堤简单。

同事们勾心斗角拉帮结派,上司们猜忌穿小鞋,让麻将烦不甚烦,他烟抽得越来越多,出现在牌桌上的时间,也越来越多。

大琳的表情也在一点点变化着,从一开始的含情脉脉到微蹙眉头再到拉长了一张脸。众人都看在眼里,却也不敢多言,只是暗示麻将早点回去。

终于有一天麻将感觉到了女朋友的不爽,于是他打算摸完这一局,带着大琳去看场电影然后温存一番。

这个时候,博士来了。

博士不是真的博士。

博士从小学习好,一直扮演妈妈口中的那个别人家的孩子。从小大家都说,博士以后肯定会当一个博士的,后来大家都就喊他博士了,虽然他后来并没有考博。

博士原本是想找麻将撸串来着的,但是麻将这一局才开始。

麻将一局输了,准备走人,但是博士却对麻将产生了好奇。

作为一个别人家的孩子,博士从来没有打过麻将,这求知欲,激起了麻将的授业解惑的责任心。麻将站在博士身后开始教他。到后来,他嫌弃博士太笨,又坐回去兀自打了起来,早把看电影的计划忘到脑后去了。

博士觉得无赖,一边看牌,一边开始有一搭没一搭地和大琳聊着天。

有一天晚上,邮票正睡得迷迷糊糊的。

突然电话响了,按掉几次后都在2秒之内又响起来。

邮票睁开红肿的眼,接通了电话,正想着不管是谁都一顿咆哮体骂过去,结果对方只说了一句话,他就惊醒了。

“大琳现在在我家。”

说这话的是博士。

此刻是凌晨1点半。

邮票刚要骂博士是什么情况,就听博士压低声音,“卫生间水停了,赶紧打个电话过来救急。”说完他就挂了。

真他妈操蛋!

即将要和麻将结婚的女朋友,大半夜去了单身博士的出租屋,这是什么情况?

博士说的水停了是什么情况?抽水马桶水停了,那只是上个厕所,如果是花洒水停了,妈呀,那是要色诱的前奏吗!

邮票想了想,决定等一分钟再打过去,要知道女人的动作向来特别慢。

这一分钟,过得异常慢。

邮票忍不住胡思乱想着:

待会从卫生间出来的大琳,会不会裹着浴巾光着脚,拿着博士的毛巾轻轻揉搓着湿漉漉的头发,一步一个小扭腰,走到博士床边,边深情地凝望他边招手?这大半夜的!一个血气方刚单身许多年身体里积累了几个亿生意的男人,这个时候脑子里活跃的可没有智商一说,只有一堆小蝌蚪好吗。

邮票越想越怕,赶紧拨了回去。

“哥们,啥事?”博士声音有些颤抖。

你说啥事,你大爷!邮票还没开口,又听他说:“你让我现在过去找你?”

悬着的心,稍微稳当了点。看来博士这小子还没有失去理智。

邮票加重语气提高声音,近乎喊着:“嗯对!我遇到了点麻烦,你赶紧过来一趟。”

脑海里冒出大琳竖着耳朵皱着眉的样子。

“现在吗?”博士的语气有些犹豫,不知道是演戏还是出于本能。

邮票脑海里又闪过大琳咬着嘴唇对他摇着头的样子——妈蛋,我今晚这是怎么了,一个劲地替兄弟意淫?他忍不住大喊:你今天要是不过来,兄弟我就死在这里了。

那边停顿了一会。

直到博士慌慌张张地大喊,“哥们你别急,我马上就到!”邮票悬着的心,才慢慢落了心房里。

过了半小时左右,博士来敲门,拎着一堆烧烤和啤酒,一关门,他就顺着墙跌坐在地,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

邮票一惊,跳过去,揪起他的领口,骂道:王八蛋你不会把她睡了吧?

虽然从生理上来说,半个小时还负责赶过来,时间是不够的,但是谁知道他是不是事后才打电话求救的呢。

“没没没——”他赶紧摆着手。

半天吐了一口气:“我哪敢啊。”

“说说吧。”邮票拿过烧烤啤酒,拎到小方桌边。

前一阵子博士工作出了点问题,每天很消沉,天天打电话给各个朋友约夜宵啤酒。男人之间诉说烦心事的方式不比女生,抱着哭一场就好了。他们不爱婆婆妈妈,什么事,就化在这一杯酒里。

大家白天上班忙碌,晚上陪着博士通宵达旦酒池肉林,时间久了都苦不堪言,渐渐找理由推脱。刚好那阵子麻将总是四缺一,发现了博士这么一个好资源后,就打着开导兄弟的幌子,拉着他一起去打麻将。

不过麻将还算负责,一边和牌,一边吐着烟雾:博士,你这就考试失败一回算什么,从小到大我都考砸多少回,你什么时候见我这么颓废过?人生得意须尽欢,来来来,你摸牌了。

博士输了几局后,开始赢了。

麻将很诧异:怎么突然上道了?

博士嘿嘿一笑。

转移注意力后的博士,一天到晚琢磨怎么打牌,几天下来,开始不停地赢,赢得大伙不停地喝王老吉降火,越喝喊牌的嗓门越大。

后来就索性不让他上桌了。

但博士每天一到他们打麻将的点,还是会赶过去。坐在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喝酒,接着麻将的话茬聊天。

几次来回后,坐在一边的大琳知道了原委,开始代替麻将安慰他。

聊了几次后,博士才知道大琳算得上一位励志女神,她所在的单位就是自己苦苦考而不得的那家。他对大琳的好感直线上升,时不时地问一些大琳单位的情况。

大琳和博士聊得时间越来越长,两人兴趣还算相投,比起一心扑在牌上的麻将来说,博士简直不要好太多。

与此同时,他考的另一家笔试结果出来了,他是第一名。大琳夸他是支潜力股。

大琳夸的博士很受用。

TAG:
阅读:
广告 330*360
广告 330*360

热门文章

HOT NEWS
  • 周榜
  • 月榜
广告 330*360
仿站低至300元,新闻自媒体
每日观科技网
微信二维码扫一扫
关注微信公众号
新闻自媒体联系QQ:327004128 邮箱:327004128@qq.com Copyright © 2015-2017 每日观科技网 版权所有
二维码
意见反馈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