仿站低至300元,新闻自媒体

ofo残局:在多地放弃运营 供应商发动员工不要退押金

/2019-10-10/ 分类:智能时代/阅读:
留给ofo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

“我们听了这三个条件,哪个都不愿意接受,觉得太欺负人了,后来就想,算了,直接起诉吧。”去年秋天,梁秋加入日渐庞大的供应商起诉队伍。

被绑在一根绳上的蚂蚱:供应商“发动员工不要退押金”

去年5月ofo发起以盈利为目标的“V计划”,如今标志仍在ofo北京总部的落地窗上贴着,被日光晒得褪色泛白。Loft风格的办公室满是醒目的黄色,标志性车轮造型和连接两层的滑梯还在,只是少了人气。

“V计划”发起两个月后,《每日经济新闻》曾独家报道ofo智能锁物联网通信服务商将300万辆小黄车陆续“停止服务”,理由是ofo未能支付已拖欠半年的款项。此前市场上一直有ofo拖欠货款的消息传来,但公开采取强硬对抗措施的,这是头一个。

“V计划”发起四个月后,盈利点没到,危机彻底爆发。上海凤凰公告子公司已起诉ofo运营方,第三方平台数据显示用户关于ofo 退押金的投诉激增。2018年底时,记者实探11座城市中的ofo办公室,发现不少城市出现了搬迁办公室的情况,甚至一些城市确实出现了“人去楼空”的现象。

只收到5个月租金的老陶坐不住了。“9月份才给我们8月份的钱,费了半天劲才要到,我们就觉得这公司是不是已经很危险了,他们跟我们对接的人也总换。”去年10月,老陶开始和ofo谈“退仓”的事情,次月,ofo在老陶处租的维修仓彻底关闭。

远在宁夏的再生资源公司,对核心“战场”急速恶化的情况了解不多,老于(化名)在危机爆发前后中标了ofo西北地区的报废车辆处理业务,交了30万元保证金,以低于废铁的价格接收ofo在西北区域的报废车辆,但实际“只收到了一点点”。

在上海承包了ofo运维环节工作的老刘(化名)去年10月提起了对ofo的诉讼,ofo方面承诺在今年3月份先还一部分钱给老刘。“没给我,就一直拖到现在。”老刘本以为,春天来了后,骑行高峰期到来,ofo也许能“死灰复燃”。

四周年,没有人为ofo庆贺。ofo官方微信公众平台以月更的频率发出“还活着”的讯息,最近一篇停留在5月20日,借着“民间情人节”推广APP中的“折扣商城”,加油声在评论区回响。

供应商的心情更复杂。和ofo的生意黄了,老陶不知道公司还能怎么转型,或许ofo还没倒闭,他这家没有主业支撑的公司会先趴下。“ofo这公司也挺大的,咱们也没想到突然间,一夜之间……”

“我们这些供应商肯定都希望它好,但是感觉它好不起来了。”老刘在听到ofo的债务规模后,再次降低了让ofo分期还款的期待。

只要ofo有风吹草动,梁秋都十分关注。“我没事的时候还发动一下员工不要退押金,给它吧……你还是给他们(ofo)写好点吧,写好点可能还能起死回生,我们还都有点戏。”梁秋对记者说。

梁秋可能是最积极的供应商了。“我确实还真心挺想帮他们,也想为自己搂回点钱来,但是发现真的不行。”今年春节前后,她试图为ofo拉来一些广告商,但对方觉得ofo的形象已经太负面了,不愿意投。梁秋还想过在ofo平台上卖卖东西,但ofo公众号卖“三无蜂蜜”被群嘲后,这条路也被堵死了。

只剩道德拷问:资本游戏和经济学原理没教过的是什么?

光荣与梦想属于ofo的老员工。“可能是这么多年的工作经历中最不舍的一段吧。”一位ofo老员工说,ofo对自己而言更多意味着一份情怀,最怀念ofo的团队氛围,不舍一起战斗过的同事。

TAG:
阅读:
广告 330*360
广告 330*360

热门文章

HOT NEWS
广告 330*360
仿站低至300元,新闻自媒体
每日观科技网
微信二维码扫一扫
关注微信公众号
新闻自媒体联系QQ:327004128 邮箱:327004128@qq.com Copyright © 2015-2017 每日观科技网 版权所有
二维码
意见反馈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