仿站低至300元,新闻自媒体

海螺业务难扛营收大旗 獐子岛透露毛利率大降

/2019-10-09/ 分类:科技资讯/阅读:
海螺业务难扛獐子岛营收大旗 回复深交所问询披露水产养殖毛利下降 主要系海洋牧场底播扇贝资源量减少 9月19日晚,獐子岛正式回复了深交所关于其半年报的问询函,对公司业绩、应收账款、产品经营情况和政府补助等14个问题展开回应。此前,獐子岛公布了2019 ...

  海螺业务难扛獐子岛营收大旗

  回复深交所问询披露水产养殖毛利下降 主要系海洋牧场底播扇贝资源量减少

  9月19日晚,獐子岛正式回复了深交所关于其半年报的问询函,对公司业绩、应收账款、产品经营情况和政府补助等14个问题展开回应。此前,獐子岛公布了2019年半年报,公司上半年利润再次受到虾夷扇贝灾害影响而出现亏损情况。而自2014年起,獐子岛就数次因“扇贝跑了”而备受市场关注,后逐渐调整经营布局,拟以海螺取代扇贝地位,但也难以扛起公司营收大旗。

  扇贝成本上升导致销售毛利下滑

  獐子岛今年半年报显示,公司实现营收12.88亿元,同比减少8.55%;净利润亏损2358.97万元,同比减少261.06%;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4691.45万元,同比减少80.15%。

  较去年同期,公司营收变动不大,净利润却大幅下滑,该现象被深交所重点关注。近日,獐子岛收到深交所下发的半年报问询函,深交所从盈利能力、费用确认、资产质量、流动性风险和持续经营能力等多个方面对獐子岛提出14个问题。

  獐子岛在回复函中表示,受2018年海洋牧场灾害影响,公司于2016年、2017年底播的虾夷扇贝可收获资源总量减少、固定成本无法摊薄,导致产品单位成本上升。因此,公司最终主营业务销售毛利急剧下滑。

  想靠海螺承担业绩却后劲不足

  “扇贝跑了”之后,獐子岛开始将业绩增长的重担移交到了海螺上。公告显示,海螺产品已成为海洋牧场第二大鲜活产品。今年初,獐子岛确立了海洋牧场的重新布局和产业规划,将现有确权海域的资源区和生态区中划分出适宜海螺生长的海域120万亩,专门用于海螺资源笼钓生产。但就目前发展来看,海螺产品面临着毛利下滑超八成的境地。

  獐子岛在回复函中表示,在公司底播虾夷扇贝收入大幅下降的同时,海螺收入贡献大幅上升,海螺已成为海洋牧场第二大鲜活产品,营收占比已由2016年度的8.72%上升至2018年度的20.63%。

  但海螺产品的业绩数据显示,海螺产品在报告期内实现收入4344.21万元,同比减少2.71%;毛利556.39万元,同比减少高达81.17%,毛利率同比下降53.35个百分点。

  獐子岛回应称,海螺业务从今年开始分摊海域使用金成本,因此毛利率产生下滑。

  獐子岛扇贝三次“受灾”

  2014年10月31日

  獐子岛发布公告称,因受冷水团异动导致的自然灾害影响近乎绝收,因此巨亏8.12亿元。直到2016年,獐子岛才转亏为盈。

  2018年2月

  獐子岛公告称,因降水减少、饵料短缺、海水温度异常等原因,“长时间处于饥饿状态的扇贝没有得到恢复,最后诱发死亡”,预计2017年度净利润亏损。

  2019年一季度

  獐子岛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为-4314.14万元,公告解释称“主要原因为底播虾夷扇贝受灾,报告期内产销量及效益下降影响”。

  疑点

  疑点1

  董事罗伟新对半年报存在异议

  与半年报一起公开的,还有董事罗伟新投出的“弃权票”。罗伟新给出的理由是“上市公司提交的文件材料,结合我的专业背景,本人尚不足以对本次拟议事项形成完整、专业、严谨的判断”,因此对这次本年报投出弃权票。

  就在7月11日,獐子岛因涉嫌财务造假、虚假记载、信息披露不及时,受到证监会警告并处以60万元的顶格罚款,董事长吴厚刚被采取终身市场禁入措施。

  疑点2

  会计师事务所暂未发表核查意见

  值得注意的是,獐子岛在回复函中称,由于公司目前正在商议与拟聘会计师事务所签约事宜,故暂时无法提供相关会计师对本问询函相关问题的核查意见。这也意味着,獐子岛当前的第三方审计机构可能正处于“空缺”状态,相关审计和核查工作亦无法进行。

  今年4月,大华会计师事务所(以下简称大华所)曾对獐子岛2018年度财务报表出具了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而在獐子岛不久前披露的《重大资产出售报告书(草案)》中,大华所亦出具了消极意见。

  疑点3

  公告称无需就政府补助事宜详细说明

  对于獐子岛接收政府补助的情况,深交所同样对其发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梳理发现,2018年,獐子岛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高达3043.82万元,占同期净利润的比例高达90%以上。

  獐子岛表示,公司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大部分为参与国家各级政府部门组织的科技项目研发建设获得的资金补助以及部分奖励补助,不具有可持续性。同时,由于收到的单项政府补助金额较小,未达到披露标准,无需就政府补助事宜进行详细披露和说明。

  财经观察

  海螺带不动獐子岛养殖业务

  针对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大幅减少的主要原因,獐子岛回复称,在海洋牧场受灾后,为应对危机、保障现金流安全,2018年上半年公司加快客户销售货款回收,减少采购业务量并控制采购付款节奏,当期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较大,故现金流金额与本报告期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金额差异较大。

  据接近獐子岛的知情人士透露,獐子岛改变产品布局的原因主要受扇贝资源不足所迫,而公司的海螺产品属于周边海域的野生资源,并非像虾夷扇贝等养殖产品可以进行自由捕捞。每年夏季,野生海螺有长达4个月的禁渔期,公司不能自主采捕。因此,海螺产品难以为其带来稳定的业绩保证。

  从昔日A股股王到“涉嫌财务造假”,十余年间,獐子岛屡次被舆论推向风口浪尖。2018年,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调查通知书》显示,獐子岛涉嫌财务造假。今年 7月10日晚间,獐子岛公告称,由于涉嫌财务造假、内部控制存在重大缺陷和涉嫌未及时披露信息等情况,收到证监会行政处罚及市场事先告知书。不过,公司表示,未触及深交所规定的重大违法强制退市情形。

  文/本报记者 刘慎良

TAG:
阅读:
广告 330*360
广告 330*360

热门文章

HOT NEWS
广告 330*360
仿站低至300元,新闻自媒体
每日观科技网
微信二维码扫一扫
关注微信公众号
新闻自媒体联系QQ:327004128 邮箱:327004128@qq.com Copyright © 2015-2017 每日观科技网 版权所有
二维码
意见反馈 二维码